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受到Gambit成功的启发,现年24岁的法国选手bodyy将自己全部赌注压在了DBL PONEY身上,只为有一天可以重返顶级职业舞台。  上一次与bodyy不期而会还是在2018 WESG世界总决赛,我与他并肩走出重庆奥林匹克体育场主舞台的比赛场地,那时的他神采奕奕好生风光,在与fnatic的季军争夺战中拿下1.59 Rating独占鳌头,帮助G2以2-0完胜富贵军团。  但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被AmaNEk取代的消息。那段时间里,bodyy一直在努力找回自己的最佳状态,并且更加积极的投入到训练之中。在WESG世界总决赛小组循环赛比赛间隙,他和队友、教练员还有其他法国选手一同来到酒店附近的小吃店,吃着烤串杯酒言欢,那一刻的bodyy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与fnatic的谢幕之战结束后,这名法国选手难掩内心的情绪热泪盈眶地走出赛场,背影慢慢消失在体育场选手通道,告别了自己效力三年之久的G2 Esports。bodyy把自己全部交付给了DBL PONEY,希望有一天可以重返顶级联赛  但是造化弄人,bodyy的荆棘之路远没有结束。在结束重庆之旅的两年时间里,他一直在努力重返高水平职业赛场,2019年末,他和昔日在LDLC White的两位老队友——狙击手to1nou以及指挥matHEND一起组建了一支新队伍,希望能像自己19岁时那样重新点燃自己的梦想冲出困境。后来队伍招募了devoduvek和新秀选手MIKE补全阵容,但是前者不久后就加入了Heretics战队,有趣的是,bodyy正是为了这支名为FiveG的新队伍才放弃了Heretics的邀请,所以才让devoduvek有机会加入Heretics。好在新人afro很快加入了队伍,但是由于位置冲突,这名新人只能将狙击位置让给经验更加丰富的比利时选手。虽然FiveG一直都很努力,但是他们并没有取得突破性的成绩来证明自己,也没有任何俱乐部愿意赞助他们,于是在几个月之后,FiveG就分崩离析宣布解散。  2020年6月,bodyy终于收到了第二家俱乐部LDLC的offer,这也意味着他终于加入了一支有薪水、稳定且专业的队伍回归赛场了。除了在FiveG时期的老队友afro以外,剩下三名选手分别是SIXER、Lambert和hAdji。一开始大家各司其职一切都很顺利,并且在如今的线上赛时代打出了一些成绩,在二线队伍行列里成长迅速。“一开始大家的势头都很棒,我们在一起打比赛非常开心。”bodyy回忆道,“但是夏季休赛期结束之后,队伍遭受到了巨大打击,我也不方便告诉你当时发生了什么,但结果就是队伍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我们找不到在休赛期之前的状态了,虽然后来有过集训,在比赛风格和位置上做出了一些调整,但是效果甚微。到最后我们的想法产生了分歧,无论是对游戏和队伍大家都产生了怀疑。”  恰逢其时,队内指挥Lambert开始让bodyy担负起了一部分指挥权,这也让bodyy开始思考队伍的方向和定位是否正确,afro对此也有同感。“感觉队里面都开始分帮结派了,我和afro无所适从,”body谈到,“与其这样那还不如就分开吧。这是双方一起达成的共识,他们不想跟我们一起打比赛了,因为他们认为我两在队伍里占用了太多资源,而且我们也不愿意继续跟他们打了,因为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于是在2020年底,bodyy和afro与LDLC解除了合约,而afro并不想就此停下自己的脚步,于是加入了TheDice继续征战,bodyy则是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回到法国陪伴家人,并深思熟虑着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一步。  虽然这些经历最终都不欢而散,但FiveG和LDLC无疑也帮助bodyy在游戏内外都成长了许多,如今的他变得愈发成熟,并培养了曾经在G2时期所缺乏的领袖特质。  就在他深谋远虑之际,在法国地区排名第二的Heretics宣布解散,曾经在G2的老队友Lucky也恢复了自由身。于是两人再度聚首,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这几个月的相处非常不错,于是新的建队念头在bodyy脑海里浮现出来。同时他也特意留意了afro在TheDice时期担任狙击手的表现,然后当即认定afro可以重用,这一次不会再让他委曲求全,而是真的让他扛起绿皮大狙。  新队伍DBL PONEY在战队经理GoY手中正式成立,bodyy职业生涯另一个转折点是与老朋友JaCkz的交谈。“我开始不停的思考在LDLC效力之后,是否还应该更多地担负起指挥重任,”body回忆道。“一开始我也很纠结,但是JaCkz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他说担任指挥会对我的职业生涯很有帮助,因为我的性格就是热衷于无私奉献,对于能帮助队友变得更好这件事我乐此不疲。”  于是bodyy正式接过DBL PONEY的指挥权。“这个角色真的让我受益匪浅,作为队长我在尽我所能不断成长,我感觉当我开始承担起一定责任的时候,我会表现的更加出色——当我能掌握地图上的比赛形势的时候,我会有更好的发挥,我的队友们都非常积极,而队长的职责能让我更好的推动自己。”  队伍的最后一块拼图是Djoko,他曾为Heretics短暂效力过一段时间,正是在那个时候结识了Lucky,随后在效力TheDice时期遇到了afro,后来被带到了DBL PONEY。“说实话在法国打职业的时候我对他(Djoko)并不了解,”bodyy说,“但是我很快就注意到了他,他是法国地区第四名战队的选手,但是他的数据却极为突出,堪比本地锦标赛冠军队伍里的选手,所以当我们组建DBL PONEY的时候,我就想到他了。他是一名个人能力非常出众,且游戏理解能力非凡的选手,我都不需要怎么帮助他就可以很好融入队伍。同时他也是一名多功能选手,既能辅助又能突破打开局面。我们都称他为“斗牛犬”,因为他一旦咬住敌人就不会松口。”bodyy与老队友Lucky再度团聚  FiveG成立初期的理念就是希望从零组建一支能够共同成长不断壮大的队伍,ENCE和Vitality给了他们灵感,那便是自下而上,从无到有的过程,一路攀登到顶峰。但是DBL PONEY的建队理念并不是完全照搬上述队伍的经验。  “我是根据Gambit为样板来建立队伍的,”bodyy说。“他们就是一群年轻选手从一开始就在一起,打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开始抛头露面,达到了如今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度,看到这一切我相信我们终有一天也能出人头地。我敢肯定在他们排名上升到前30名的时候也收到过一些次顶级战队的邀请,但是他们还是依然相信着队友,相信着队伍在一起就能有所成就,他们证明了团队凝聚力真的可以发挥其作用,所以他们的成功驱使着我想要组建一支类似的队伍。”  DBL PONEY成立初期就在一些小型赛事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后来JaCkz因kennyS离队突然被G2召回,让DBL PONEY再次陷入尴尬处境。“事发突然,我们只好扪心自问是否还要继续下去,答案是肯定的,”bodyy说。“然后我们想找一名年轻选手顶替JaCkz的位置,但是在角色和经验方面,真的没有人可以取代他。”在JaCkz的鼓励下,bodyy接过了DBL PONEY的指挥权  这样的尴尬处境并没有持续很久,当战队为之叹息之际,一则重大新闻从OG俱乐部传出,NBK-被OG下放替补,于是双方立即取得了联系,DBL PONEY也如同是被注入了灵魂一般——NBK-的加入对于马上要进入公开预选赛的他们来说真是大旱望甘霖。“招募NBK-是很顺理成章的,我忘记当初是他联系的我们还是我们联系的他,总之就是一个双赢的决定,不需要任何商谈,双方正好都需要彼此。他被OG下放替补以后还想继续参加比赛,而我们也因为JaCkz的离开缺少一名选手,并且最近取得的成绩都还不错,在Fantasyexpo中获得亚军,击败了Sprout甚至mousesports这样的强队。我们不会要求很多,能在这种危急存亡时刻得到NBK-就跟捡到宝了一样。”  DBL PONEY和NBK-的故事本该在Flashpoint 3封闭式预选赛结束后就完结了(由于OG也将参加本届Flashpoint 3,NBK-合同仍在OG),他们2-0战胜HAVU拿到了欧洲RMR赛事Flashpoint 3最后一个参赛名额,但是bodyy又一次被上天眷顾,Valve、Flashpoint以及OG俱乐部都批准了NBK-可以继续代表DBL PONEY参赛。(虽然已构成竞争关系但仍然允许其在重大比赛中代表DBL PONEY参赛)  “我们考虑了很多种NBK-不能跟我们继续打下去的解决办法,”body说,“甚至队伍已经开始试训其他选手了,我们清楚虽然像JaCkz或者NBK-这样的十年老兵不可多得,但是培养一名年轻选手总归是件好事,法国有潜力的年轻人有很多,我们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有足够潜力待我们发掘的新人,让他融入我们的体系。当然我们想和NBK-打更多的比赛,但是从理论上来看,他可能只会陪我们走完Flashpoint 3的路。他也需要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们也需要解决自身的根本问题。”NBK-的救场恰到好处,他帮助DBL PONEY征服了数个艰难的预选赛  在寻找战队第五人的过程中,DBL PONEY希望尽可能保持团队现有氛围不变,因为他们已经下了大量的功夫来让每位选手确信这支队伍同心同德,并且在自己所在的位置上感觉很舒服。作为队长,他希望战队的第五人既能创造良好的团队氛围,又能很好的融入战队风格并扮演一些特定的角色,这一点十分重要。就像hooch口中的EPG Family一样,他们在没有赞助的情况下变得愈发强大,bodyy相信这支队伍在经历了种种险阻之后建立起了深厚的关系。“我们都在同一战线上努力,虽然没有薪水,但大家都在努力摆脱困境。”body说。“我觉得我们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了,现在队伍的势头正盛,获得了Flashpoint 3的参赛资格,赢得了很多比赛胜利。目前我们排在HLTV第36位,这也让我们开始崭露头角了。”  DBL PONEY在寻找战队第五人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两名新人——ex3rice和Nono2K,但是他们现在的目标是与NBK-全力应战Flashpoint 3,所以队伍接下来还是会和NBK-一起训练来做好准备。对于首场面对法国同胞Vitality的比赛,bodyy表示:“他们虽然强,但并不是完全无法战胜的,在我看来Vitality不是最棘手的那个,像Heroic这样的队伍才让人感到不安,他们最近取得了一些惊人的成绩。总而言之法国德比可能会出乎意料”(DBL PONEY首轮2-0战胜Vitality)  对于bodyy而言,摆在面前最有意义的无非是他终于飞身上马鞍,再次驰骋在了顶级联赛的竞争中,一如年少时模样,虽然离开G2后的日子经历了不少苦难,但是这名24岁的选手仍对未来充满希望,并相信DBL PONEY一定能有所作为。“我们的梦想是星辰大海,虽然资源有限,但我们还是获得了Flashpoint 3的参赛资格,在封闭式预选赛阶段其实很多队伍的状态要更好,但是我们却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果,所以我不能确定在年末队伍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但是前15-20名我觉得是有机会达到的。”
2021-05-14
  今日早时,CSGO发布了最新的版本更新。主要是针对地图进行的改动,新加入竞技图池的Ancient调整了大量的建模细节以及已经发现的像素级别问题。  【CSGO 360数据】  -调整武器表现类别得分的算法  【杂项】  -修复了玩家在非信任模式下会重复收到提醒的问题  【地图】  Ancient  -修改了中路链接到A点的凹墙角度  -给A链接方向的大石头瘦了身  -修剪A大附近的植物  -背景音中的鸟叫被取消了  -A包点顶部空气墙,现在你可以单人跳到A点标志牌上了。就是图中所示标志牌  -调整了匪家水下的建模,现在枪丢在水里不会被完全淹没导致看不清了  -调整了很多草丛的建模  -现在手雷难以进入从匪中通向中路的建筑了  -修复了B包点脚手架附近的像素缝  -修复了CT通往A包点的神庙附近的像素缝  -简化了手雷在屋顶的碰撞  -其他一般优化  Grind  -A大的墙可以滑翔了  -修复B点附近的隐形墙  -修复了A点附近的一个可以把人架出地图的点位  -修复A点附近一面墙的碰撞体积  -修复A点柱子的碰撞体积问题  -匪家附近更新了一些小装饰品  Frostbite  -修复了一个空投问题  -修复了一些让人卡住的点位(感谢Jakob和conzept)  -修复了一个地形上的缺口  -重置瞭望塔模型
2021-05-14
  前两天相信不少玩家看到《零》出新作的消息都是虎躯一震,《零》系列以与恐怖环境对比强烈的女性主角,以及使用照相机“摄魂”的游戏设定而广为人知。当时有不少玩家为了玩《月蚀的假面》和《濡鸦的巫女》专门买了性能并不突出的WII和WIIU。  就是这样一个诞生于2001年的经典系列,今年正好迎来了20周年纪念,然而玩家等来的却不是续作,而是一则阴间的柏青哥(其实是柏青嫂,就是拉霸老虎机)宣传PV。  看完视频,直接给期待新作的玩家头上浇了一盆冷水。系列粉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无良厂商你对得及玩家吗?一句F〇CK Konami脱口而出,可是仔细一想,《零》系列是人家光荣的,不过骂Konami永远不会过时。  你可能想象不来,这么阴间的柏青哥真的有人去玩吗?放到游戏厅里不把人都吓跑了。咱们大可不必操这个心,因为光荣的这波操作,人家Konami六年前甚至更早就搞过了,同样是在恐怖游戏历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Konami手下的《寂静岭》自然逃不过变成柏青哥的“命运”。当时也放出了一段宣传视频,和这次《零》的PV风格都差不多。  能看出来,这类恐怖游戏在老虎机上还是有一些吸引力的,毕竟一般游戏登录柏青哥以后画面都会有质的飞跃,而且会将一款游戏的精髓进行浓缩。就拿《寂静岭》来说,为了将其“恐怖”题材的氛围与老虎机结合,不仅外观上有标志性的三角头,玩法上则可以通过遥杆摇出的连线结果,展示一段游戏动画演出。  光荣这次的套路应该也和konami一样。不过在骂的同时,也有理性玩家指出厂商“恶心”玩家的理由,最常见的挡箭牌就是日本的柏青哥文化。不可否认的是,柏青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早已成为日本文化娱乐的一部分,从日本国民级RPG《勇者斗恶龙》11里的老虎机玩法就可见一斑。  而根据早前,公益财团法人日本生产性本部发布的《休闲娱乐白皮书2019》的数据,2018年玩游技机的人就有950万。虽然近年来日本的赌博机因为顾客数下降不断减少,但是市场总量仍然庞大。趁着柏青哥还有得赚,日本的游戏厂商势必不会无视。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说《零》系列的版权在任天堂手里,光荣要想出新作,发行要经过任天堂的同意才行。这一点,《零》系列制作人菊地启介确实在去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尽管我也希望继续开发这个系列,但任天堂仍握有系列版权,我只负责开发。即使我有这个意向,也不代表未来就会有。”  而WK百科上“2012年,零系列的版权商标正式公布由任天堂与光荣特库摩共同所持有,其中任天堂占有相当重要的份额。”这一句援引的文章原文是如下:  红框中内容只是表述“任天堂似乎正式拥有了《零》的版权”,虽然没有官方公告之类的说明,但是这些信息加上从《月蚀的假面》之后系列被任天堂独占,也基本能够坐实任天堂确实与光荣共同拥有《零》系列版权。  那任天堂呢,当时从索尼手里搞来这个叫好不叫座的IP,本想着能让它发挥一些预热,给自家主机拉销量,《濡鸦之巫女》发售后确实让WiiU的销量一下飙升233%,可惜后劲不足依然没有改变游戏本身销量的不尽人意。  再回到现在,一边是担心销量而不松口的任天堂,另一边是能立马捞一波的柏青哥,玩家们可能本来是能够理解一下光荣你的。  只是光荣选择在这个时间放出消息的决定实在是太烂了,系列20周年,粉丝对新作翘首以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果所谓的新作是这么个东西,真的让人很难接受,不光是国内老玩家被破防,国外玩家在油管PV底下也是一片骂声。  而今天有人对我说“起码这证明了这个IP还没被忘掉”,而我听完只是笑了笑然后回了一句“F〇CK,Konami!”
2021-05-14
  前两天相信不少玩家看到《零》出新作的消息都是虎躯一震,《零》系列以与恐怖环境对比强烈的女性主角,以及使用照相机“摄魂”的游戏设定而广为人知。当时有不少玩家为了玩《月蚀的假面》和《濡鸦的巫女》专门买了性能并不突出的WII和WIIU。  就是这样一个诞生于2001年的经典系列,今年正好迎来了20周年纪念,然而玩家等来的却不是续作,而是一则阴间的柏青哥(其实是柏青嫂,就是拉霸老虎机)宣传PV。  看完视频,直接给期待新作的玩家头上浇了一盆冷水。系列粉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无良厂商你对得及玩家吗?一句F〇CK Konami脱口而出,可是仔细一想,《零》系列是人家光荣的,不过骂Konami永远不会过时。  你可能想象不来,这么阴间的柏青哥真的有人去玩吗?放到游戏厅里不把人都吓跑了。咱们大可不必操这个心,因为光荣的这波操作,人家Konami六年前甚至更早就搞过了,同样是在恐怖游戏历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Konami手下的《寂静岭》自然逃不过变成柏青哥的“命运”。当时也放出了一段宣传视频,和这次《零》的PV风格都差不多。  能看出来,这类恐怖游戏在老虎机上还是有一些吸引力的,毕竟一般游戏登录柏青哥以后画面都会有质的飞跃,而且会将一款游戏的精髓进行浓缩。就拿《寂静岭》来说,为了将其“恐怖”题材的氛围与老虎机结合,不仅外观上有标志性的三角头,玩法上则可以通过遥杆摇出的连线结果,展示一段游戏动画演出。  光荣这次的套路应该也和konami一样。不过在骂的同时,也有理性玩家指出厂商“恶心”玩家的理由,最常见的挡箭牌就是日本的柏青哥文化。不可否认的是,柏青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早已成为日本文化娱乐的一部分,从日本国民级RPG《勇者斗恶龙》11里的老虎机玩法就可见一斑。  而根据早前,公益财团法人日本生产性本部发布的《休闲娱乐白皮书2019》的数据,2018年玩游技机的人就有950万。虽然近年来日本的赌博机因为顾客数下降不断减少,但是市场总量仍然庞大。趁着柏青哥还有得赚,日本的游戏厂商势必不会无视。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说《零》系列的版权在任天堂手里,光荣要想出新作,发行要经过任天堂的同意才行。这一点,《零》系列制作人菊地启介确实在去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尽管我也希望继续开发这个系列,但任天堂仍握有系列版权,我只负责开发。即使我有这个意向,也不代表未来就会有。”  而WK百科上“2012年,零系列的版权商标正式公布由任天堂与光荣特库摩共同所持有,其中任天堂占有相当重要的份额。”这一句援引的文章原文是如下:  红框中内容只是表述“任天堂似乎正式拥有了《零》的版权”,虽然没有官方公告之类的说明,但是这些信息加上从《月蚀的假面》之后系列被任天堂独占,也基本能够坐实任天堂确实与光荣共同拥有《零》系列版权。  那任天堂呢,当时从索尼手里搞来这个叫好不叫座的IP,本想着能让它发挥一些预热,给自家主机拉销量,《濡鸦之巫女》发售后确实让WiiU的销量一下飙升233%,可惜后劲不足依然没有改变游戏本身销量的不尽人意。  再回到现在,一边是担心销量而不松口的任天堂,另一边是能立马捞一波的柏青哥,玩家们可能本来是能够理解一下光荣你的。  只是光荣选择在这个时间放出消息的决定实在是太烂了,系列20周年,粉丝对新作翘首以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果所谓的新作是这么个东西,真的让人很难接受,不光是国内老玩家被破防,国外玩家在油管PV底下也是一片骂声。  而今天有人对我说“起码这证明了这个IP还没被忘掉”,而我听完只是笑了笑然后回了一句“F〇CK,Konami!”
2021-05-14
  前两天相信不少玩家看到《零》出新作的消息都是虎躯一震,《零》系列以与恐怖环境对比强烈的女性主角,以及使用照相机“摄魂”的游戏设定而广为人知。当时有不少玩家为了玩《月蚀的假面》和《濡鸦的巫女》专门买了性能并不突出的WII和WIIU。  就是这样一个诞生于2001年的经典系列,今年正好迎来了20周年纪念,然而玩家等来的却不是续作,而是一则阴间的柏青哥(其实是柏青嫂,就是拉霸老虎机)宣传PV。  看完视频,直接给期待新作的玩家头上浇了一盆冷水。系列粉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无良厂商你对得及玩家吗?一句F〇CK Konami脱口而出,可是仔细一想,《零》系列是人家光荣的,不过骂Konami永远不会过时。  你可能想象不来,这么阴间的柏青哥真的有人去玩吗?放到游戏厅里不把人都吓跑了。咱们大可不必操这个心,因为光荣的这波操作,人家Konami六年前甚至更早就搞过了,同样是在恐怖游戏历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Konami手下的《寂静岭》自然逃不过变成柏青哥的“命运”。当时也放出了一段宣传视频,和这次《零》的PV风格都差不多。  能看出来,这类恐怖游戏在老虎机上还是有一些吸引力的,毕竟一般游戏登录柏青哥以后画面都会有质的飞跃,而且会将一款游戏的精髓进行浓缩。就拿《寂静岭》来说,为了将其“恐怖”题材的氛围与老虎机结合,不仅外观上有标志性的三角头,玩法上则可以通过遥杆摇出的连线结果,展示一段游戏动画演出。  光荣这次的套路应该也和konami一样。不过在骂的同时,也有理性玩家指出厂商“恶心”玩家的理由,最常见的挡箭牌就是日本的柏青哥文化。不可否认的是,柏青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早已成为日本文化娱乐的一部分,从日本国民级RPG《勇者斗恶龙》11里的老虎机玩法就可见一斑。  而根据早前,公益财团法人日本生产性本部发布的《休闲娱乐白皮书2019》的数据,2018年玩游技机的人就有950万。虽然近年来日本的赌博机因为顾客数下降不断减少,但是市场总量仍然庞大。趁着柏青哥还有得赚,日本的游戏厂商势必不会无视。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说《零》系列的版权在任天堂手里,光荣要想出新作,发行要经过任天堂的同意才行。这一点,《零》系列制作人菊地启介确实在去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尽管我也希望继续开发这个系列,但任天堂仍握有系列版权,我只负责开发。即使我有这个意向,也不代表未来就会有。”  而WK百科上“2012年,零系列的版权商标正式公布由任天堂与光荣特库摩共同所持有,其中任天堂占有相当重要的份额。”这一句援引的文章原文是如下:  红框中内容只是表述“任天堂似乎正式拥有了《零》的版权”,虽然没有官方公告之类的说明,但是这些信息加上从《月蚀的假面》之后系列被任天堂独占,也基本能够坐实任天堂确实与光荣共同拥有《零》系列版权。  那任天堂呢,当时从索尼手里搞来这个叫好不叫座的IP,本想着能让它发挥一些预热,给自家主机拉销量,《濡鸦之巫女》发售后确实让WiiU的销量一下飙升233%,可惜后劲不足依然没有改变游戏本身销量的不尽人意。  再回到现在,一边是担心销量而不松口的任天堂,另一边是能立马捞一波的柏青哥,玩家们可能本来是能够理解一下光荣你的。  只是光荣选择在这个时间放出消息的决定实在是太烂了,系列20周年,粉丝对新作翘首以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果所谓的新作是这么个东西,真的让人很难接受,不光是国内老玩家被破防,国外玩家在油管PV底下也是一片骂声。  而今天有人对我说“起码这证明了这个IP还没被忘掉”,而我听完只是笑了笑然后回了一句“F〇CK,Konami!”
2021-05-14
  前两天相信不少玩家看到《零》出新作的消息都是虎躯一震,《零》系列以与恐怖环境对比强烈的女性主角,以及使用照相机“摄魂”的游戏设定而广为人知。当时有不少玩家为了玩《月蚀的假面》和《濡鸦的巫女》专门买了性能并不突出的WII和WIIU。  就是这样一个诞生于2001年的经典系列,今年正好迎来了20周年纪念,然而玩家等来的却不是续作,而是一则阴间的柏青哥(其实是柏青嫂,就是拉霸老虎机)宣传PV。  看完视频,直接给期待新作的玩家头上浇了一盆冷水。系列粉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无良厂商你对得及玩家吗?一句F〇CK Konami脱口而出,可是仔细一想,《零》系列是人家光荣的,不过骂Konami永远不会过时。  你可能想象不来,这么阴间的柏青哥真的有人去玩吗?放到游戏厅里不把人都吓跑了。咱们大可不必操这个心,因为光荣的这波操作,人家Konami六年前甚至更早就搞过了,同样是在恐怖游戏历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Konami手下的《寂静岭》自然逃不过变成柏青哥的“命运”。当时也放出了一段宣传视频,和这次《零》的PV风格都差不多。  能看出来,这类恐怖游戏在老虎机上还是有一些吸引力的,毕竟一般游戏登录柏青哥以后画面都会有质的飞跃,而且会将一款游戏的精髓进行浓缩。就拿《寂静岭》来说,为了将其“恐怖”题材的氛围与老虎机结合,不仅外观上有标志性的三角头,玩法上则可以通过遥杆摇出的连线结果,展示一段游戏动画演出。  光荣这次的套路应该也和konami一样。不过在骂的同时,也有理性玩家指出厂商“恶心”玩家的理由,最常见的挡箭牌就是日本的柏青哥文化。不可否认的是,柏青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早已成为日本文化娱乐的一部分,从日本国民级RPG《勇者斗恶龙》11里的老虎机玩法就可见一斑。  而根据早前,公益财团法人日本生产性本部发布的《休闲娱乐白皮书2019》的数据,2018年玩游技机的人就有950万。虽然近年来日本的赌博机因为顾客数下降不断减少,但是市场总量仍然庞大。趁着柏青哥还有得赚,日本的游戏厂商势必不会无视。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说《零》系列的版权在任天堂手里,光荣要想出新作,发行要经过任天堂的同意才行。这一点,《零》系列制作人菊地启介确实在去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尽管我也希望继续开发这个系列,但任天堂仍握有系列版权,我只负责开发。即使我有这个意向,也不代表未来就会有。”  而WK百科上“2012年,零系列的版权商标正式公布由任天堂与光荣特库摩共同所持有,其中任天堂占有相当重要的份额。”这一句援引的文章原文是如下:  红框中内容只是表述“任天堂似乎正式拥有了《零》的版权”,虽然没有官方公告之类的说明,但是这些信息加上从《月蚀的假面》之后系列被任天堂独占,也基本能够坐实任天堂确实与光荣共同拥有《零》系列版权。  那任天堂呢,当时从索尼手里搞来这个叫好不叫座的IP,本想着能让它发挥一些预热,给自家主机拉销量,《濡鸦之巫女》发售后确实让WiiU的销量一下飙升233%,可惜后劲不足依然没有改变游戏本身销量的不尽人意。  再回到现在,一边是担心销量而不松口的任天堂,另一边是能立马捞一波的柏青哥,玩家们可能本来是能够理解一下光荣你的。  只是光荣选择在这个时间放出消息的决定实在是太烂了,系列20周年,粉丝对新作翘首以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果所谓的新作是这么个东西,真的让人很难接受,不光是国内老玩家被破防,国外玩家在油管PV底下也是一片骂声。  而今天有人对我说“起码这证明了这个IP还没被忘掉”,而我听完只是笑了笑然后回了一句“F〇CK,Konami!”
2021-05-14
 

网站首页 | 棋棋电玩城客服 | 棋棋电玩城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棋棋电玩城

©fymfczy 2016-2019 fymfc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